<form id="p97r9"></form><form id="p97r9"></form>

    <address id="p97r9"><nobr id="p97r9"><menuitem id="p97r9"></menuitem></nobr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      <address id="p97r9"><nobr id="p97r9"></nobr></address>
                    繁體 簡體
                  委員辦公平臺
                  電子郵件系統
                  最新動態:
                  ·盛茂林深入靜海區新能源企業調研  ·盛茂林深入市規劃展覽館和文化和旅游局調研  ·市政協召開機關下沉推進復工復產幫扶工作座談會 盛茂林主持并講話  ·市政協召開專題協商座談會 盛茂林主持并講話   ·市政協黨組召開擴大會議 盛茂林主持并講話  ·盛茂林深入企業調研指導疫情防控和復工復產達產工作  ·盛茂林深入河東區部分學校督導檢查復學準備工作  ·盛茂林深入寧河區調研疫情防控和春耕生產工作  ·守初心 勇作為 戰火線 ── 政協委員齊心協力抗疫在行動  
                     您當前的位置 :學習園地 > 他山之石 正文
                  家里的“神獸”出宅后胖了嗎?體能下降否?
                  天津政協網 www.yyew.com.cn 日期: 2020-04-28 09:06 來源: 中國婦女報
                  【字號:
                   打印本頁 關閉窗口

                    復課以來,學生們要補的不僅是文化課,更是體育課。無論復課后的體育教學模式如何,都貴在堅持。學生、學校、家長、整個社會多方要達成共識、形成合力,把身心健康放在教育的首要位置,真正實現“文明其精神,野蠻其體魄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春暖花開,草長鶯飛。隨著全國疫情進入常態化防控階段,宅在家三個月之久的“神獸”們終于陸續開始出宅。疫情期間,“神獸”們在家的鍛煉效果究竟如何?回到久違的校園,他們的運動能力下降了嗎?

                     復課后,胖了嗎?

                    “有的學生甚至胖了十多斤!”一位體育老師不無憂慮地說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“桃花桃花朵朵開”“足球大戰”“跳躍游戲”“Z字繞桿”……安徽省合肥市一六八玫瑰園學校的操場上,初三年級的兩個班正在上體育課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將近1米9的身高讓金一鳴在班上很是顯眼,體重超過200斤的他有點超重,宅家期間胖了快5公斤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“有點擔憂今年的體育中考成績,因為疫情前我的跑步就沒有達到滿分,現在體重增加了,更擔心會影響成績。我準備考籃球體育特長生,所以體育想拿滿分。以前學校有大課間,加上自己加練,每天能跑2000米,疫情期間也就跑幾百米。現在馬上又要中考了,學業壓力也有點大。”他說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往年籃球專項測試是在5月下旬,但是今年還不知道能不能正常進行,會有哪些影響,金一鳴對此憂心忡忡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除了體重增加,學生們復課后的運動能力也有所下降。該校體育老師王磊介紹,學生們上學期跳繩能達到1分鐘180~190個,現在普遍下滑到170個左右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發現類似現象的還有遼寧省盤錦市高級中學高三體育組長何英全,他說:“學生復課后身體素質下降了很多。一些孩子復課回來的時候明顯偏胖,這個是我們組里所有老師都發現的現象,胖個三五斤這種都屬于正常的。有的學生甚至胖了十多斤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造成這種現象的原因,何英全認為,主要是疫情期間學生在家里缺乏體育鍛煉。雖然有體育網課,但那些都是在室內進行的簡易運動,相比在校期間還是有差距。在學校除了每天有體育老師監督外,班主任也會做一些思想方面的工作。但居家的時候,即使有鍛煉的意識,也難免會有一些學生偷懶,達不到每天一個小時的運動量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宅家里,練什么?

                    “神獸”們復課后出現了體重增加、運動能力下降等問題,那么宅家期間,體育網課到底是怎么上的呢?

                    滿志超是遼寧省阜新市第二高級中學的體育老師。他介紹,學校是從3月1日開始、以每周兩次的頻率上體育網課的。“直播時我帶領同學們一起做,用汗水和急促的呼吸帶給他們最直接的沖擊。”畢業于沈陽體育學院的他說,“第一次錄網課,因為害怕在鏡頭里的示范動作不到位,我都是在課前先做一遍,讓妻子幫忙錄下來,再改正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“網課有一個局限性,就是無法掌握同學們動作是否到位,所以我盡可能將訓練效果最大化。課后,我還會給孩子們留每天的訓練任務,在班主任的配合下,督促孩子們按時完成。”滿志超補充道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合肥市一六八玫瑰園學校王磊說,疫情期間上視頻課是對體育老師的一大挑戰。“除了每天固定的體育課時間,每周還會安排1~2次的視頻課,屏幕上會同時顯示9~10個學生的視頻動作畫面,眼睛確實看不過來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在體育老師的努力下,有部分同學較好地保持了運動能力。一六八玫瑰園學校的初三學生沈君說:“簡單來說,上午是根據體育中考項目來訓練,下午是體能的維持。在老師的幫助下感覺自己的體能還不錯,也沒有長胖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回學校,怎么練?

                    在一六八玫瑰園學校的體育課上,同學們正在做體育游戲。體育老師陳偉介紹說,疫情結束后學生體能普遍有所下降,近期在通過體能輔助性練習幫助學生恢復提高體能;學生長期宅家容易產生抑郁情緒,所以也會多做體育游戲來幫助他們放松舒緩。學生體能恢復7~15天是第一個周期,預計會用一個月的時間來幫助學生恢復體能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他的同事王磊說:“復課后上體育課最大的變化就是,學生們都是戴著口罩上課,也要注意學生之間的間距,不能安排長跑等運動,比如今天上的體育課主要是練習雙腳跳,這是體育中考里跳繩、跳遠項目都會用到的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面對新的體育教學內容,同學們表示喜聞樂見。沈君說:“相較于疫情前,少了些跑步運動,多了一些技巧方面的指導,更多了一些趣味性的運動。之前以為可能沒法上體育課了,現在不僅能上體育課,還能保證安全距離,覺得挺好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不過,客觀困難也是存在的。遼寧省盤錦市高中何英全坦承,復課后因疫情防控的需要,對抗性的集體球類項目沒了,只能做簡單的運動;同時由于劇烈的運動會讓孩子出汗,也怕一冷一熱孩子感冒發燒,只能降低運動量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一六八玫瑰園學校校長助理張莉莉表示,初三學生正常情況下是一周三節體育課,在復課前,他們就考慮到初三學生在疫情期間體質會下降,所以增加了初三年級的體育課時,現在是一周四節體育課。同時還加強了家校聯系,通過學生影響家長,再通過家長督促學生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復課以來,學生們要補的不僅是文化課,更是體育課。“完全人格,首在體育。”無論復課后的體育教學模式如何,都貴在堅持。學生、學校、家長、整個社會多方要達成共識、形成合力,把身心健康放在教育的首要位置,真正實現“文明其精神,野蠻其體魄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您是進入本站的第 位瀏覽者
                  版權所有: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天津市委員會 津ICP備05013411號
                  地址:天津市和平區新華路209號 技術支持:北方網
  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视频一区亚洲视频无码 - 视频 - 在线观看 - 影视资讯 - 品爱网